<form id="jf97p"></form><thead id="jf97p"></thead>

        <sub id="jf97p"></sub>

              “文學泉”:思接千載 視通萬里

              天下唯一“文學泉”

              向金祥 / 文

              茶圣陸羽故里,今日湖北天門,竟陵官池之濱,一口千年古井,享有一個詩意無限的名字:文學泉。

              “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

              這是一口外形奇特的三眼井。井面,八角形巨石蓋突出地面;石上,三個圓孔排成“品”字形;石下,古井泉水清冽。

              據清代《天門縣志》記載,最早用這泉煮茶的是晉代一位高僧,距今已有1600多年了,相傳也是陸羽少年時汲水煮茗的品茶之地。

              1992年,湖北省政府公布此泉為湖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官池碧荷田田,棧橋曲徑九折,陸羽亭重脊疊檐,涵碧堂臨水而立……

              古往今來,引得各方文人學士慕名前來題詠奉和、論茶品泉。

              來自日本、韓國的茶人更是對文學泉頂禮膜拜。

              二十一世紀第一個十年,“范長江新聞獎”獲得者、高級記者范春歌在《武漢城市圈紀行——天門篇》盛贊“文學泉”是“天下唯一”。

              茶圣陸羽出天門,天門還是大唐詩人皮日休、明代竟陵派文學的創始人鐘惺和譚元春、清朝狀元蔣立鏞等璀璨文星的故里。范春歌感嘆:“文學泉確應出在天門”。

              步入文學泉的棧橋


              1600多年前 高僧支遁在此煮茶

              “文學泉”,思接千載,視通萬里,想落天外。

              據天門《縣志考》“癸酉歲重刻桑苧廬藏版”《陸子茶經》載:“文學泉,一名陸子井,縣北門外西北隅官池內,口徑七尺,深近百尺,中有斷碑廢柱,字刻‘支公’ 乃真陸井。”

              早在2008年,著名茶學家童正祥先生就對文學泉的歷史沿革和來龍去脈作過詳細考證。

              支公名遁,字道林(314—366),晉代高僧,曾駐塔寺(時名青云寺)。

              《全唐詩》第129卷,裴迪《西塔寺陸羽茶泉》中有“不獨支公住,曾經陸羽居。草堂荒產蛤,茶井冷生魚”句。

              裴迪為五代人,后唐時官至太常卿,宋太祖即位任右仆射。

              唐代詩僧齊己曾專程游竟陵。《全唐詩》第846卷,齊已《過陸鴻漸舊居》,詩題下自注“陸生自有傳于井石”,詩曰:“楚客西來過舊居,讀碑尋傳見終初。……種竹岸香蓮菡萏,煮茶泉影落蟾蜍……”。

              《全宋詩》(1991年北京大學編)第二冊王禹偁《陸羽茶泉》詩云:“甃石封苔百尺深,試茶嘗味少知音。唯余半夜泉中月,留得先生一片心。”

              《天門縣志》載:“清乾隆三十三年夏,因天旱,居民掘荷池取水,得石蓋,上有三個圓形眼如品字,蓋下有泉,泉旁得斷碑,隱存‘文學’二字,于是知縣馬士偉甃井構亭”。

              1940年7月,日本學者諸岡存以《茶經故鄉訪問記》記敘眼中的文學泉:“又發現荒草中埋沒石碑一塊,正面是‘文學泉’三字,背面是‘品荼真跡’四字。……在此碑附近有用兩塊石板蓋著的三眼井……”。此事已收錄在諸岡存1943年出版的《茶經釋評外篇》之中。

              “1956年,經國務院總理周恩來過問,由天門縣人民委員會重建陸羽亭,整修文學泉。”(1988年版《天門縣志》)

              品茶真跡碑


              唐代宗詔拜陸羽為“太子文學”

              “不羨黃金罍,不羨白玉杯。 不羨朝入省,不羨暮入臺。 千羨萬羨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來。”

              唐德宗貞元六年(790年),陸羽在上饒居所驚悉恩師智積禪師圓寂竟陵,十分悲痛,因無法及時趕回見恩師最后一面,故作《六羨歌》以明志寄懷。

              這是一首經典茶詩作品,大致意思是:不羨慕黃金做的酒器,不羨慕白玉做的酒杯,不羨慕入朝為官,不羨慕愛富貴名利,只羨慕故鄉的西江水,流向竟陵城邊。

              史料記載,唐大歷八年(773),時任浙江湖洲刺史的顏真卿,邀請陸羽等50多位文化名流編修《韻海鏡源》。

              在次年春天完工歡慶的南堂聚會上,陸羽曾有聯句:“會異永和年,才同建安作。”南堂雅集與蘭亭聚會的處時雖然不同,但文朋詩友的水平并不遜色于“建安七子”們。

              因為陸羽著就《茶經》的貢獻,也因為其文學成就,唐代宗曾詔拜陸羽為“太子文學”,又徙“太常寺太祝”。但陸羽寫下“乞我百萬金,封我異姓王,不如獨悟時,大笑任輕狂”,婉辭圣命。

              《中國茶文化大觀》一書認為,陸羽“詔拜太子文學”不就,約為建中年間(780—783)事。

              太子文學官名。漢郡與王國有文學,東宮不設。傳漢末曹操始置。

              《通典》卷三十:“魏武置太子文學”。又:“魏武為丞相,以司馬宣王(司馬懿)為文學掾,甚為世子所親信。”按操為魏王,子丕為世子,非太子,官名當為文學掾。

              “太子文學”為后人習稱。以太子文學為正式官名。唐以前惟有北周,員額十人,旋省。

              唐高宗龍朔三年(663),又置太子文學四人,屬桂坊,后屬司經局(桂坊原名)。玄宗開元中改為三員,位正六品下,分知經籍,侍奉文章。后遼、元亦有此官。

              千年古井——文學泉 湖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泉以文學名,非重其官也”

              竟陵文風昌盛,《茶經》舉世聞名,“文學泉”享譽中外。

              自唐末起,為紀念陸羽,人們將其兒時為寺院僧人煮茶汲水的“支公”泉井,稱為“茶井”、“茶泉”、“陸子井”,有碑石井蓋和詩文相傳。

              874年始稱“陸子井”或“茶泉”。

              四百多年前的1593年,李維禎把“陸子井”命名為“文學泉”。 李維禎(1547-1626)字本寧。京山人。明朝史學家。穆宗隆慶二年(1568年)進士。官至禮部尚書。

              李維禎《陸羽祠記》載:“故有覆釜洲,有陸子泉,又曰文學泉,皆品水烹茶處”。文中記載“泉久沒湖中,隆慶間治湖得之”。

              清代名人陳大文數次赴此憑吊陸羽遺跡。陸羽亭的文學泉、“品茶真跡”石碑,以及陸羽小像碑,由陳大文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捐石刻成。

              陳大文撰《唐處士陸鴻漸小像碑》文曰:“余于乾隆壬寅冬過天門縣,雪中訪文學泉古跡……,復于井后筑小軒三楹為品茶之所,作記以記其事。癸卯春,余勘堤再過其地……并匯諸作勒石,以垂不朽云。”

              陳大文(1742年-1815年),字簡亭,號研齋,河南杞縣人,原籍浙江會稽。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進士,歷任云南迤東道臺、貴州按察使、安徽按察使、江寧布政使、廣東布政使、廣東巡撫、山東巡撫、直隸總督、工部尚書、兩江總督、兵部尚書等職。

              熊士鵬在《文學泉閣記》開篇寫道:“泉以文學名,非重其官也,將以循名而實也。”

              他是這樣記述興修文學泉過程的:“邵公治政之早暇,與予過西塔寺,見有桑苧廬曰:‘此為陸子發跡之所則可,……遂尋文學泉故址,泉水素清冽,而為瓦礫溝水所湮塞,故濁而不可食。命里人持畚挶掘碑碣,得陸子象焉,曰:‘此宜為陸子湯沐也’。爾地表藪澤,規原隰,甃井眉,樹石檻,中建閣,而曰圍繞以垣籬……。”

              熊士鵬(1755—1848)曾任武昌府學教授、國子監博士。1826年后任天門書院主講。1828年知縣邵勷建文學泉閣后為之作記。

              陸羽亭

              “文學泉”的人文價值和佛文化價值

              當今,已有學者將晉代高僧支公道林稱為“中國佛茶之祖” ,因在佛學理論上及傳播上有重大貢獻,其生平已列入《高僧傳》。

              陸羽故居亦“支公”故居,“陸子井”即“支公”井。作為佛教中國化的開拓性領袖,他在龍蓋寺設壇布道,在西湖邊井泉煮茶,開啟佛茶一味之先河,也因此孕育了神童陸羽,讓茶脈恒傳久遠。

              支公井,從晉傳到唐為歷代僧人汲水煮茶之用,作為“茶禪一味”的歷史物證,在佛學與茶學的關系史上具有它的歷史價值。而今,支公當年駐錫方樂寺(西塔寺前身)牧馬的遺址“走馬嶺”猶存,若重建寺內的“支公祠”,與文學泉井共同作為研究支公的歷史遺存和紀念地,其文化價值不可估量。

              據著名茶學家童正祥先生考證,“文學泉”的“三眼”井蓋,至少在清乾隆年之前就有了。三眼構成“品”字形,井蓋眼的寓意明眼人一覽無余,極具鮮明的個性。而古井蓋殘石的浮出水面,證明其傳承的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明隆慶年間。原創者的構思和寓意除了突出一個“品”字,是否還有更深的文化內涵,尚待深入研究。

              涵碧堂

              涵碧堂題聯“不著一‘茶’字,卻盡得茶意”

              文學泉邊的“涵碧” 堂,有陳大文的題聯:

              “香浮碧乳留真味,

              影動清流愜素心”。

              題聯用功很蹊蹺,沒有“茶”,也沒有“茗”。

              陸羽是茶圣,紀念他的題聯怎么能沒有茶呢?

              一般寫樓臺亭閣這種題署聯,有三種方法:一是嵌字,二是釋名,三是釋義。

              堂名“涵碧”,上聯涵香,下聯流翠。對聯沒有采用嵌名,而用了釋名和釋義相結合的手法。上下聯所有的文字都圍繞一個“茶”字,闡述了茶道的清淡雅致。名詞的小類對仗,動詞的分類對仗都很精致,不著一“茶”字,卻盡得茶意。


              熱點圖片

              天門要聞

              天門綜合

              亚洲欧美视频免是免费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心悦网